Wingardhs Blique Hotel

Wingardhs Blique Hotel

穿过瑞典斯德哥尔摩 Gävlegatan 路18号简朴的临街建筑,背后别有洞天。大院的右边矗立着一栋有许多小窗户的大楼,而正前方则是一栋弯曲型的大楼。为什么一栋大楼上有这么多小窗户?为什么一栋大楼会呈现这种优雅的弧线?而所有这些,现在都成为了 Nobis 酒店集团新分店——Blique 的一部分。


穿过瑞典斯德哥尔摩 Gävlegatan 路18号简朴的临街建筑,背后别有洞天。大院的右边矗立着一栋有许多小窗户的大楼,而正前方则是一栋弯曲型的大楼。为什么一栋大楼上有这么多小窗户?为什么一栋大楼会呈现这种优雅的弧线?而所有这些,现在都成为了 Nobis 酒店集团新分店——Blique 的一部分。

面朝街道的那栋朴素建筑,和大院的右边的大楼一样,都有许多方形的小窗户,这是由20世纪瑞典最具创意的人,西格德·莱韦伦茨(Sigurd Lewerentz)设计的。他对设计的极端固执现在造就这种了令人迷醉的比例,而这也让院里这栋独特的建筑的锦上添花。这些建筑是1930-1931年瑞典飞利浦公司建造的。临街的建筑是办公楼,面朝院子的一间则是仓库,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立面上会有这么小的窗户。但,还有更多的谜团有待解决:为什么飞利浦公司需要这么大的仓库来储存该公司在瑞典的“黄金库存”——包括灯泡、荧光灯和收音机?这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但无论如何,从结果上看,这些建筑在各种意义上都十分强有力。



而弯曲的建筑则是1990年按照建筑师 Alenius Silfverhielm Ahlund 的设计建造的,它那优雅的弧线是对文艺复兴晚期罗马宫殿的致意。在这里,满腹经纶的建筑师为罗马宫殿这种复杂的建筑形式做出了北欧风范的诠释。现在这座综合体建筑已经被改造成酒店,并且加建了几层。这些加建的部分是由 Sweco设计的,而Wingardhs事务所则负责将整个综合体的室内与景观转型为酒店。



而弯曲的建筑则是1990年按照建筑师 Alenius Silfverhielm Ahlund 的设计建造的,它那优雅的弧线是对文艺复兴晚期罗马宫殿的致意。在这里,满腹经纶的建筑师为罗马宫殿这种复杂的建筑形式做出了北欧风范的诠释。现在这座综合体建筑已经被改造成酒店,并且加建了几层。这些加建的部分是由 Sweco设计的,而Wingardhs事务所则负责将整个综合体的室内与景观转型为酒店。



如果酒店的客房能展现一种原始简朴的品味,那么酒店的公共区域就会更舒适宜人。为了配合丹麦和意大利家具制造商为我们提供的现代经典家具,我们还推出了本项目专属灯具“Boa”,这是一款专为瑞典 Ors Örsjö 公司设计的灯具。此外由于旧仓库大楼的风格基调已经固定,我们保留了许多内部形式不变,包括大堂。我们还保留了接待处后方的墙面不变——在1990年,弧形大楼的建筑师 Alenius Silfverhielm Ahlund 为墙面加装了几排小窗,带来了星星点点的分散照明。我们很欣赏这项改造,认为它在新的设计中也能够成为点睛之笔。



不过,在 Blique 酒店最引人注目的场所仍然是它的屋顶平台,它提供了斯德哥尔摩最令人惊叹的景色。从屋顶餐厅走上建筑的制高点,客人的观光体验还会得到进一步增强。从此处我们可以饱览这个街区美轮美奂的建筑面貌:从 Roda Bergen, 20世纪20年代最有趣的居住区,到北面全新的 Hagastaden 区,再到 Blique 酒店所在的单个街区。眺望建筑弧面尖角和屋顶雕塑的彼端,整个城市的风光展现在我们面前。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注册
经销商 店员 设计师

我已同意阅读《精一家具用户协议》

我已注册,现在就登陆

测试